专家视点
肖光恩:美对华贸易摩擦升级无助于中美贸易动态调整
发布日期:2018-04-12 浏览次数:

自3月22日美国总统签署备忘录宣布对中国进口贸易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以来,中美双方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美经贸关系进入“最危险的时期”,与此同时也是助新时代的中国“以开放促变革”最重要和最好的时期。我们要变外部压力为内部改革的动力。

综观中国对外开放和所谓的中美贸易逆差的发展历程,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有市场经济的逻辑,也有非市场的逻辑。

从市场经济的逻辑看,特朗普将“美中贸易逆差”作为挑起对华贸易摩擦的理由,而这不仅是中美两国经济结构差异化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且是全球化背景下国际生产、国际投资和国际贸易按生产价值链分割和追求生产要素成本最小化的理性选择,更与美国对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实施限制、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和国际贸易结算货币而产生的货币溢价波动相关;短期内还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为实现“美国优先”和“使美国再次强大”的所谓“政治承诺”而采取的逆全球化经济政策相关。特朗普不断炮制“中国违反WTO承诺”、“窃取西方国家知识产权”等理由,以此作为其遏制中国出口贸易发展的借口,却恰恰忽略了真实贸易是在现有国际体系中企业自我选择的必然结果,无视美中“贸易逆差”是历史发展和积累的结果。

从非市场的逻辑看,美国对中国贸易挑起摩擦,是西方国家长期对中国发展实施遏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西方世界大国地缘政治外交和“冷战思维”的延续。随着新时代中国新发展方略的制定,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和制定的发展方略感到格外焦虑,比如对《中国制造2025》的工业发展战略的担忧等,因此,美国在外交、军事和经济上对中国不断采取压制措施,不断在中国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朝鲜半岛安全问题以及“印太地区”发展问题上采取与中国相背的行动与方案,而无视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大势和全球化条件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已然事实。

在当前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美国以所谓的“市场经济”必然形成的“美中贸易逆差”悍然挑起对华贸易摩擦并试图升级的行为,其本质就是以美国所谓的“国家利益至上”而采取的单边贸易行动来遏制中国发展。众所周知,采用贸易“制裁措施”被历史反复证明都是两败俱伤的行为,它不仅不利于中美两国经济长期发展,更会损害世界经济福利增加和国际贸易体系规则的权威性,也无助于中美贸易的动态调整。4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接受记者时表示,这是美方以单边主义对抗多边主义之争,以保护主义对抗自由贸易之争。因此,在开放经济体系中,协商谈判与政策协调是促进中美贸易健康发展的当然选择。

为了应对当前美国政府在解决中美“贸易逆差”问题上的“漫天要价”和无理要挟,中国政府要运用好“市场”和“非市场”手段予以应对。

在市场手段上,要“以战促谈”,深化改革,进一步做实和做好供给侧的动态改革。短期内,一方面要根据美国态度、诚意和措施,积极“备战”和“精准回击”,另一方面要根据国家利益和世界贸易体系规则来调整中国对外开放经济政策,同时要积极做好中美贸易冲突升级措施实施后的经济风险评估和防范措施,特别是做好实体经济发展和金融风险防范,准备好中国进出口产品国家区位、市场结构和贸易产品结构的应急调整,积极开拓拉美市场、东盟市场和欧盟市场,防止中美贸易冲突措施实施后中国出口的大量滞销和进口零配件、原材料短缺的风险。长期内,要根据生产价值链的全球分工和中国比较优势,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和国内改革,持续监测中国国内外生产与国内外需要的差异,做好和做实中国供给侧的动态改革,持续扩大中国与美国对外经济发展利益的共享领域,积极促进中美贸易动态调整。所谓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实质是中美两国经济结构异质化发展的必然结果,采取任何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试图开“治标不治本”的“药方”,都无助于中美贸易健康发展。

在非市场手段上,中国要积极展开多边外交,积极参与世界规则和世界治理方案的制定,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和“中国全球治理方案”。当地时间4月5日,习近平主席特使、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莫斯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以为搞保护主义就能占到便宜,是打错了算盘。中美都是世界大国,应当彼此尊重,平等相待。美国向中国挥舞贸易制裁大棒,是找错了对象。世界经济刚刚走上复苏轨道,全球贸易的增长仍很脆弱。美方此时以“美国优先”为由,对外频频挑起贸易战,是典型的单边主义,也是赤裸裸的经济霸权,不仅严重违背世贸组织规则,动摇全球贸易体制根基,也势必会冲击世界经济和全球贸易的正常发展。国际社会有必要共同抵制这种无视规则的单边主义行径,共同维护得来不易的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共同让那些自认为可以为所欲为的人恢复理智。

当前要让更多西方国家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全球贸易体系规则相向而治的连接关系;同时要在军事和外交上做好冲突升级的预案。从长期来看,要用多种语言对外宣传好新时代中国经济政治发展道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的关系,化解西方国家的“冷战思维”和中西文化和价值观的潜在冲突,加强中国与西方国家的文化交流和相互理解,增进中西方的政治互信与安全互信,减少中西文化障碍导致的相互理解的误判。

(作者系中宣部武汉大学经济舆情研究基地主任、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8年04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