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视点
汪信砚: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哲学基础研究的思考
发布日期:2018-04-06 浏览次数:

正如马克思主义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基础上一样,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和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也是建立在一定的哲学基础上的。深入研究和探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对于深刻理解和把握这一思想、深刻总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经验和推进中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增强人们在实践中自觉践行这一思想的自觉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理论界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的研究,主要表现为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所阐述的治国理政思想的哲学意蕴的研究,内容主要涵盖其理论来源,对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辩证法、唯物史观的坚持和运用,及其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贡献。虽然其中的某些研究相当深入、很有特色,但仍有提升深化空间。比如,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大论断,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和理论基石之一,也是对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大发展,需要对这一重大命题的丰富内容和深远意义展开深入研究。

因此,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的研究亟待加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的研究范式有待转换。以往我们有些关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哲学基础的研究存在“贴标签”的现象,其关注的重点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某个方面的内容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某个原理或某个观点,这种从实例寻找相对应原理的研究范式既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也有悖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态度。事实上,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是为了体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原理和观点才形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而是在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回答时代重大课题的过程中形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因此,要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就必须破除那种贴标签式的、教条主义的研究范式,遵循毛泽东所倡导的“有的放矢”和实事求是亦即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研究范式,按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形成的本真的理论逻辑,把关注的重点放在这一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上。

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的整体把握必须予以高度重视。以往我们有些关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哲学基础的研究给人以碎片化的感觉。一方面,一些人尚未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一个理论体系来对待,只是探讨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部分或那一部分内容的哲学意蕴;另一方面,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哲学基础作整体性探讨的成果不太多见,所关注的往往是这一思想的特定内容所体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特定原理或观点,例如说“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等等。实际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对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课题的系统回答,其每一部分内容都内在地贯穿着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综合性的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因此,要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必须克服碎片化的缺陷,着力于研究作为理论整体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综合性的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

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创新的探讨尚需深入推进。要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必须深入探讨这一思想所实现的哲学创新。它至少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求真务实论,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基础;二是知行合一论,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基础;三是战略辩证法,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方法论;四是人民主体论,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唯物史观基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主要就是由这四大方面构成的。不对这四大方面的哲学创新内容作深入研究,就不可能真正理解和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基础。

关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贡献的研究还有待多维展开。具体来说,它需要从以下维度大力加以拓展: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哲学智慧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要系统梳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了哪些哲学智慧,深刻阐明它是如何实现对这些哲学智慧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二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传统的继承和发扬。要结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造性运用和创新性发展,阐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上对于近百年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传统的推进。三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新时代中国道路的哲学表达。要探讨和阐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中国道路开创和拓展的历史经验的哲学总结以及对新时代中国道路的哲学引领。四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于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重要启示。要着重探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哲学创新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提供的新鲜经验,阐明它对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重要方法论意义。

(作者:汪信砚,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李达全集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武汉大学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4月4日11版)